级别: 荣誉会员
UID: 46
精华: 0
威望: 5780771 点
球迷币: 776580 QMB
贡献值: 0 点
楼主   发表于: 6天前

 【绿茵科普】足球战术史9:范加尔哲学与荷兰足球的“冰火之歌”

【绿茵科普】足球战术史9:范加尔哲学与荷兰足球的“冰火之歌”

文:王曦锐 易水寒

第一章 :诡

先贤哲人说过,“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这句话起初是用来阐释事物总是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这个道理的。之后经过引申,这句话有了更多的解读。

解读之一是,人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人的思维要像流动的河水,及时调整才会户枢不蠹、流水不腐,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似乎是一个永恒的真理。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多面的。有些人却会违反一些“永恒的真理”。

绿茵世界里,已经三次执教荷兰的范加尔就是其中之一。

绿茵世界里,范加尔的足球理念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哲学层面。从年少不经事起,他就在不经意间与起初不经意的足球结下了一生之缘。足球对他而言,好像命定之路,他沿着命定之路,寻觅着自己的前世和来生,直到在绿茵史册里写下自己的名字。

科技的极致是哲学,哲学的极致是宗教。足球战术也是如此。凡是上升到哲学宗教层面的理念,都不会轻易改变。于是,范加尔载着他的足球哲学在2001年和2014年两次“踏入了同一条河”,留下了一个非常吊诡、很难解开的属于他也属于荷兰足球的谜团

这个谜团从1995年开始讲述。萨基奠基的米兰王朝终结于1995年,那年欧冠决赛,十九岁的克鲁伊维特神兵天降,打进全场比赛唯一进球。阿贾克斯夺取欧冠冠军,属于阿贾克斯的第二个王朝出现在了绿茵世界。时任阿贾克斯主教练的范加尔在那年风光无限、如日中天,他的足球教练生涯在那年达到了第一个波峰。

2000年欧洲杯之后,范加尔第一次执教荷兰。豪情万丈的范加尔当时说,他和荷兰足协签约到了2006年,顺利的话,他不仅可以打破荷兰世界杯不能夺冠的魔咒,还能连夺两次。但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

当时,范加尔把以克鲁伊维特为代表的阿贾克斯旧将招进了荷兰国家队,把执教阿贾克斯时候的打法复制到了荷兰队。那年,信心满满的范加尔带着羽丰翼满的阿贾克斯旧部征战2002年世界杯预选赛,范加尔立志改变荷兰无冕的悲情历史,结局却是预选赛折翼,那是荷兰足球历史上的重大挫折。

2012年欧洲杯后,范加尔第二次执教荷兰队。岁月的年轮写下了沧桑的历史,当年意气风发的克鲁伊维特在那年年过而立,成了范加尔的助教,而阿贾克斯王朝时期的旧部也大多隐退。在这种情况下,范加尔继续用陪伴他一生的足球哲学执教荷兰队。而那次,他却比较成功。荷兰打进了2014年世界杯正赛,并在2014年世界杯以实际上的不败战绩获得季军,取得了不俗成绩。

两次执教荷兰的范加尔都使用了奠基阿贾克斯王朝所采用的战术,“两次踏入同一条河”的范加尔的命运大相径庭,好像希区柯克的悬疑大片一样令人烧脑、令人沉迷,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呢?

第二章:移

阿贾克斯与荷兰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依靠全攻全守引领了战术潮流,开启了一段王朝,但之后其他教练对全攻全守战术也越来越熟悉。于是,模仿与针对也随之而来。以至于整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阿贾克斯都在艰难中前行,难以保持当年的水准。

直到1991年,范加尔的上任才开始改变这一局面,阿贾克斯再次引领了战术潮流。阿贾克斯的成功除了得益于完整青训体系下的井喷人才,范加尔的作用也至关重要。

范加尔足球哲学的第一条核心理念是十号位变四号位,组织核心后置。

范加尔认识到,现代足球中,十号位球员受到过多的限制,没有空间拿球,已经没有办法掌握球队节奏,在后方反而有空间,能更好梳理节奏。

范加尔将球队的组织任务交给了位置更靠后的四号——中后卫,这个位置源于巴西4—2—4阵型中的“第四中卫”,被全攻全守体系所继承,是一个进攻时进入中场辅助出球,防守时落位到后卫线的角色。范加尔则是直接将组织核心的重任授予了这个角色,这和后来安切洛蒂把皮尔洛从前腰移到后腰的举措有异曲同工之妙。足球发展到今天,瓜迪奥拉甚至已经对守门员提出组织进攻的要求了。

1993年夏天,范加尔从AC米兰请回了里杰卡尔德,担任球队四号位的“黑天鹅”又一次成为所效力球队的最后最需要的一块拼图。

四号位名义上仍是中后卫,实际上与现在单后腰(布茨克茨、费尔南迪尼奥)的踢法已经十分相似。里杰卡尔德不仅高大强壮、体能出色,而且脚下技术也不差,视野开阔,传球精准,能够很好胜任组织核心的工作。

没有了组织任务,十号位球员应该干什么呢?在范加尔心中,“芬兰冰刀”利特马宁是最理想的十号位模板,为了扶正利特马宁,范加尔甚至不惜放逐博格坎普。利特马宁的球风与日后范加尔的另一名得意弟子托马斯—穆勒十分相似,他们的特点都是两个关键字——勤奋、机敏。

球队丢球时,两人都会第一时间压迫、反抢,球队进攻时,他们也都是埋伏在中锋身后的二前锋,总能出现在合适的位置破门得分。

第三章:转

范加尔足球哲学的第二条核心理念是关于压迫与反压迫的内容。

压迫是全攻全守思想的核心,范加尔的阿贾克斯继承了全攻全守的足球思想,更是将压迫运用到了极致,他们的压迫甚至针对到了门将。利特马宁是压迫的核心,芬兰人冲向对手门将的画面当时非常常见。范加尔要求球队丢球的一瞬间就开始压迫反抢,这一思想之后也被他带到了巴萨,后来发展成了瓜迪奥拉的六秒原则

压迫是球队的整体行为,一般是中前场三到四名球员集体出动,一人压向持球队员的同时,另外几人封住传球线路,迫使对方失误或者开大脚。

不只是自己使用压迫,在应对对手压迫也就是反压迫方面,范加尔更是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思想。

当时阿贾克斯队中三名主力后卫均是中场出身,脚下技术都很出色,都有出球能力,做为中后场核心的里杰卡尔德更是关键,他会不停的跑动,让自己处于可安全接球的位置。同时后场四人的长传都非常精准,所以范加尔鼓励队员多使用长传。当对手多人压迫时,后防兵力必定不足,后卫会直接长传找中锋或是边路的空当。

里杰卡尔德与后卫线组成三角形进行传递,对方压迫力度一般时,里杰卡尔德会在中场肋部帮助出球。对手下沉后卫线组织进攻压迫力度再大一点时,里杰卡尔德会回撤到后防线里。

一名中场下沉到后卫线,现在已经是各队常用的应对压迫时的后场出球办法,但在当时是范加尔的一项创举

直接利用长传绕过对手是范加尔反压迫的一大利器,再加上有利特马宁这个当时的最佳二点争夺者,长传即使被对手争到了第一点也无所谓,就地反抢有时比自己地面组织效率要高不少。

边路推进反压迫也是范加尔经常使用的。全攻全守理论要求进攻时要让自己的空间变大,范加尔将这一点运用到了极致。他的球队在组织进攻阶段完全放弃了中路的地面推进,更多寻求在边路做文章。

范加尔认为,对手中路往往是有重兵防守的,主攻中路会很困难,而且中路进攻失败再转移到边路,对手防守兵力移动过来也会很快。

而主攻边路就不一样了,可以绕开对手中路的层层设防,如果对手将防守兵力集中到了一侧,那另一侧一定空虚,就有空间可以利用,如果对手将阵型分散兼顾两个边路,那肋部必然会有可利用的空当。

进攻时,边后卫不前插,两名中场拉边,成为边前卫,与边锋在边路配合进行地面推进。或是后卫线直接长传找对方边后卫身后,利用边锋球员的速度撕破对手防线。

组织进攻时,足球是沿着"边路—后场—边路"的路线进行传递,里杰卡尔德要随时保持自己所在位置可以安全接球,一侧没有推进空间时,他要接回传球,之后再想办法转移到另一侧,里杰卡尔德承担着球队主攻方向转移的重任,一侧进攻受阻,简单几脚传递迅速转移到另一侧。

这种进攻思路在面对AC米兰的区域防守时异常有效,1994—1995赛季欧冠小组赛,阿贾克斯面对AC米兰,阿贾克斯进攻时左右两边频繁转移,调动AC米兰阵型不断横向移动,使其疲于奔命,利用横向移动中获得的空当,完成进球。

拉开宽度使得边后卫与中后卫之间出现空当,这种战术思想下,进攻时球队站位使得对手中路几人实际上成为“无效”防守队员。

两边每边前中后各三个人(边后卫、边前卫、边锋),中锋和利特马宁顶在前面,中场中路广阔的区域全部交给里杰卡尔德,球队像是组成一个圆圈将里杰卡尔德围在中间。

后来范加尔执教曼联时也用过这个思路,这就是后来被曼联球迷戏称为“大圈”的战术。

范加尔这套战术在当时被称为全攻全守的重现,但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全攻全守相比,范加尔稍微保守了一些,他严格限制了边后卫的插上幅度。因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贝肯鲍尔就发现,荷兰全攻全守的命门就是由攻转守一瞬间的两翼空当。这个发现直接促成了荷兰在1974年世界杯的悲情,这个发现也启发了范加尔。

所以,范加尔足球哲学的要点是,压迫是核心,丢球后就地反抢,“最好的十号位就是压迫”。边路推进,避开对手中路的层层设防。中锋的主要任务不是进球而是策应,球队真正的杀手应该埋伏在中锋身后。

阿贾克斯是范加尔足球哲学的第一块试验田,这块试验田结下了累累硕果。1992年,阿贾克斯获得了联盟杯冠军,之后迎来了辉煌的阿贾克斯王朝。王朝时期,阿贾克斯获得了荷甲三连冠、时隔22年的欧冠冠军,并连续三年闯入欧冠四强,创造了52场联赛不败的纪录。

第四章:荡

在阿贾克斯大获成功的范加尔继续闯荡绿茵世界,留下了许多传奇。尤其之后前两次执教荷兰队的经历,简直就是绿茵世界里真实的“冰与火之歌”

2001年,第一次执教荷兰的范加尔带着在阿贾克斯结下的“累累硕果”克鲁伊维特等球员征战2002年世界杯预选赛。麾下几乎全是嫡系旧部,战术也基本上复制了阿贾克斯王朝时期的打法,但结果却很悲催。荷兰队六胜两平两负,小组出局,无缘2002年世界杯正赛。后来,范加尔回忆道,那是他的一生之痛。

之后,第二次执教荷兰的范加尔把荷兰队带到了巴西的土地,参加2014年世界杯。那届世界杯,范加尔赋予荷兰的也基本上是他在阿贾克斯执教时期的足球哲学。突出两点就是过顶长传和边路推进。最突出的比赛是小组赛打西班牙和智利。

小组赛第一场打西班牙,范加尔以快打慢,用“空军”对抗“陆军”,用时间换取空间。范佩西的“鱼跃龙门”和罗本化身博格坎普反超比分的进球都得益于边路布林德的过顶长传。最终荷兰5—1复仇西班牙,“扇了西班牙一巴掌”。

小组赛第三场打智利,罗本左路长驱直入助攻德佩进球的场景就是范加尔边路推进战术理念的体现。

那届世界杯,大杀四方的荷兰在世界足坛掀起了橙色风暴。橙色风暴的策划者范加尔再次站在了绿茵舞台正中央。荷兰球迷开始追溯范加尔的过往人生,也开始寻找荷兰“冰火之歌”背后谜团的答案。

第五章:感

现在普遍认为,范加尔前两次执教荷兰采用相同战术却有不同结局的主要原因在荷兰队,不在范加尔。

抛开对手因素单论队内,第一次执教荷兰,因为队内矛盾太大,范加尔的战术没有得到彻底贯彻,所以范加尔失败。

第二次执教荷兰,那是一贯以内讧闻名的荷兰足球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比较团结的一年。球员们很好的执行了范加尔的战术理念,所以范加尔获得了成功。

然而,真实的原因却不应该这么简单。实际上,范加尔第一次执教荷兰时候的牌面要好于第二次,但却输的一干二净

现在,范加尔的足球理念已经上升到了哲学层面,单纯的纯理性定量分析已经不足以解释这个现象。可以试着从形而上的感性层面定性分析

荷兰足球是美丽的,是有魅力的。率真、随性和洒脱一直是荷兰队的标签,但过犹不及,率性的极端就是一个字——浪。

2000年到2001年,范加尔第一次执教荷兰,以年轻的阿贾克斯旧部组建的荷兰队踢的有些太随意,荷兰足球的天性和特质在阿贾克斯青年近卫军身上一览无遗,面临苦主葡萄牙和球风硬朗的爱尔兰,荷兰队只能望洋兴叹。

到了2014年,那一代荷兰球员大多历经风霜,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多了一些沉稳和老练。荷兰队的随性收敛了很多,也少了很多个性和傲气,取而代之的是按部就班的务实主义,突出表现是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打阿根廷,那是荷兰队战术风格在那届大赛的最佳体现,务实的荷兰仅仅点球大战不敌阿根廷,之后夺取了季军,成绩非常靓眼。

感性之美如自鸣天籁,一片好音,令人低回无限。若以理性阐释,则如实而按之,兴会索然。

这段话也许能够对范加尔两次执教荷兰时期荷兰队的“冰火之歌”给出一个比较合理的阐释。这段话也许能够解读美丽的荷兰足球和范加尔的足球哲学。

第六章:影

范加尔是攻势足球的代言人,整体上讲究以攻代守,利用压迫等手段让战火燃烧在对方半场。现在,克洛普、瓜迪奥拉、图赫尔等名帅的战术中依然有范加尔足球哲学的影子。

不过,也正是在攻势足球思想引导下,范加尔的战术在阵地防守方面并没有太多建树,依然在使用有针对性的区域盯人。执教阿贾克斯时期,根据里杰卡尔德的站位不同,球队在三后卫与四后卫之间切换,看上去当时阿贾克斯的防线很多变,实际只是每场都会针对性的安排盯人而已。

这支阿贾克斯的阵型可以称作3—1—3—3或是3—3—1—3,这个阵型是“疯子教练”贝尔萨的最爱。

贝尔萨曾经不止一次表示过,范加尔与阿贾克斯是他风格的缩影,但似乎,他永远是他自己……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绿茵科普】足球战术史10:贝尔萨和神秘的3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