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荣誉会员
UID: 46
精华: 0
威望: 18209897 点
球迷币: 2505100 QMB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克洛普:不会70岁了还执教,利物浦的重建跟切尔西完全不同

克洛普:不会70岁了还执教,利物浦的重建跟切尔西完全不同

1月25日讯 据《独立报》报道,近日,利物浦主帅克洛普接受了BT体育播客Mike Calvin’s Football People节目的采访。这次采访颇有启发性,德国人在节目中表示自己与利物浦签下了一份新合同,因为他想打造一支新球队,但也表示人们必须认识到这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完成,因为红军无法像切尔西那样花钱。现年55岁的他还表示自己不会像很多知名的前辈教练那样,执教到70岁。

谈到球队重建,克洛普解释道:“我不是说这是最艰巨的挑战,但这是挑战之一,也是我签下新合同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我知道这么做是必要的。这(重建)不会一蹴而就。想象一下,现在是另一位教练坐在教练席上,而我已经去了某个地方度假。每个都会喊着我的名字,说:‘如果是他,这本来不会发生!’显然,我不是个创造奇迹般的工作者。这就是为什么说现在情况很好的原因,因为在过渡时期,你会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我们现在遇到很多伤病,这会让生活真的变得复杂。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清楚地看到……嗯,我知道外界的大多数人只是对短期目标感兴趣,但我们也必须着眼于长期。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很明显,你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去做到这一点,但这些都取决于你所处的环境,特别是在你周围发生的事情。很显然,切尔西有了新老板,没有人确切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是怎么花掉这么多钱的。其他球队,没有人喜欢我谈论这一点……但如果你并没有无穷无尽的钱,那过渡就需要时间,不然的话,你就可以一夜之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一下子引进10名球员。”

“上周,我被问到一个问题:如果我太忠诚,那就不是太忠诚。总的来说,质疑忠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也是我们如今生活的时代。我真的不太喜欢这个时代。老实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忠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对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公司,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你要忠诚。这不是一个单向的词,双方都要有同样的感觉,很多大事才会被孕育。”

被问到这份工作是让他付出很多,还是得到很多,克洛普说看不到自己会成为“霍奇森第二”。他说:“我妻子让我很难做到那样。她会告诉我,现在已经这样了,所以真的要是那样,我可能会迷失在我的工作中,在工作中燃烧掉一切,等我回到家,能量已经归零,然后就像僵尸一样,坐在角落里。这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但谢天谢地,没有发生在乌拉(克洛普的妻子)身上。我们找到了结束这些的好方法。22年过去了,现在我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不能再改变任何事情了,那也意味着我就要停止思考了。每天回到家,我都睡得很好,我开车回家要半个小时,这是我每天思考工作的最后30分钟。”

“我知道我做梦也是足球,所以这并不酷……这份工作要求极高,确实是这样,但这也很棒。所以我说,当罗伊(霍奇森)再次复出执教时,当他走进球场,我看见他,就问他:‘你家里屋子很潮湿吗?你怎么又回来啦?’他说:‘不,我喜欢这个。’所以我看不到自己过了70岁还执教,还每天站着那里,每一天。为了训练,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那样,站在风中。我不认为我会这样。但我也有点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希望有别的事情能吸引我。到那时,我真的很高兴不再参与到足球里了。”

谈到怎么看之前曼城主帅瓜迪奥拉把超重的卡尔文-菲利普斯称作“90公斤的爷爷”时,克洛普展现了幽默的一面:“他可没有机会长到90公斤了。得问问他,为什么他的身材这么好?你(问主持人Mike Calvin)平时锻炼吗?(主持人回答不)你不锻炼,怎么能有这么好的身材?所以你100%锻炼。到今年五月,我跟我妻子就要第一次当爷爷奶奶了,我们等不及了,但我已经不想整天坐在那里,只想带着孙子去度假,诸如此类的事,很好。但是当然了,这只是计划,去一个地方,一个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好地方,看足球,因为我的余生就会这么过,我能想象的到,但我不会再参与足球,这我绝对没问题。”

被问到在越来越复杂的现代足球中,主教练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时?克洛普说:“知识,大脑和意志,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当然,是直觉和头脑。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足球里,我们也要分析。我刚开始担任教练时,分析主要是我,因为我要一遍又一遍地看比赛,以了解情况。你站在场边的位置,显然不是球场上最好的位置,就看到场上的人跑来跑去,然后等比赛结束后,你会被人采访。他们会问你对比赛有什么看法,诚实的回答应该是‘我能再看一遍吗?’你回到家,看比赛录像,一遍一遍看,因为你想为自己和球员找出答案。”

“所以现在,当我看比赛,可能像看高尔夫比赛一样。我不打高尔夫,但情况完全一样,虽然是建立在完全不同的基础之上。当我看高尔夫比赛时——我不是第一次看了——会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现在,我有很多助手帮助我,我当然会看录像,但我也能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的详细信息,把我看到的和他们看到的综合起来,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就一场90分钟的比赛,给球员们开一个四小时的分析会,没有任何问题。而你把所有不重要的事情都挑出去,只需要开大约五分钟,这就是你要谈的,或者你不谈的,因为下一场比赛就要来了。”

“所以,这就是现在足球非常不同的地方,但最终,主教练的看法仍然很重要,因为我可以为球队提供更多信息,或者我提供不了。这也与对团队的信任有关。这可能是一次性的,也可能不是一次性的。我认为,至少在我们这里,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人们还想看足球比赛,教练员总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