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国际足联主席
UID: 54371
精华: 0
发帖: 54295
威望: 4514966 点
球迷币: 670585 Q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2-06
最后登录: 2014-12-09
楼主  发表于: 2010-06-20 13:12

 主裁扼杀巨星世界杯绝唱 两年后他或永别这个世界

img: http://i3.sinaimg.cn/2010/m/gha/2010-06-20/U2675P939T17D33783F289DT20100620015633.jpg
img: http://i2.sinaimg.cn/home/c.gif
科威尔——英雄落幕
  新浪体育讯 如果说绝对核心卡希尔因为一次误判而吃到红牌,被毁掉了世界杯之旅,已经让袋鼠军团看上去足够苦情,那么今天身患绝症的科威尔顶替了卡希尔的位置上场,再一次被红牌罚下,则又给澳大利亚人的世界杯之旅,添上了浓重的悲情一笔。对阵加纳这有限的25分钟出场时间,将极有可能成为科威尔本人在世界大赛上的绝唱。
 让我们看看比赛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上半场进行到第25分钟时,1球领先的澳大利亚队本是形势一片大好。此时,加纳球员在禁区内无人盯防的一脚抽射,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站在禁区线上的科威尔右手的上臂,从慢镜头来看,科威尔的手球绝对是无意识的动作,但是当值主裁意大利人罗塞蒂依然按照规则,“残忍”地掏出了手中的红牌,将科威尔罚下。就连看球的中国网友,此时也忍不住叹道:“科威尔带着绝症上场,罗塞蒂有些过了。”
  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作为单箭头首发出场的科威尔已经倾尽了全力。他在开场后,曾有一次在对方禁区内的断球,被加纳防守队员撞倒后,主裁判罗塞蒂却没有任何吹罚的表示。在接应队友的传中球时,科威尔多次被加纳防守队员乔纳森推倒在地,可这名31岁的老将依然为了争夺落点而倾尽全力。下场后的科威尔在场边,苦着脸抱怨罗塞蒂的判罚,这让电视机前无数球迷感到更加揪心。半场哨响之后,皇家班佛肯球场的全场球迷送上了嘘声,这些齐整的嘘声无疑是送给当值主裁罗塞蒂的。
  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将很有可能成为身患绝症的科威尔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之旅,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早在2002年国家队的一次例行身体检查中,科威尔就已经被查出了身患一种罕见的血液型疾病,学名叫做“自身免疫性肝炎”。这种类型的疾病就像癌症一样,根本不可能得到根治,只能依靠药物的治疗维持生命。在当时,医生给出的结论是,科威尔最多还能维持5到8年的生命,之后,这个结论延长到了最多10年。也就是说,科威尔在南非世界杯之后,很可能最多还能维持2年的生命,到2012年将是他在医生口中的大限。
  对于任何一名资深的英超球迷而言,科威尔都是他们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一个角色。早年在青年近卫军利兹联发迹后,科威尔不但帮助球队杀入欧冠半决赛,完成不可思议的青年近卫军神话,并且同时荣膺了英超联赛最佳年轻球员称号。在1999-2000赛季的英超最佳球员评选中,科威尔也仅在罗伊-基恩和当年的最佳射手菲利普斯之后,位列第3。之后转战红军利物浦,科威尔还曾在伊斯坦布尔之夜亮相出场,尽管在安菲尔德效力的职业生涯中,科威尔因伤缺席了大部分比赛,但在英超过去10年的历史上,科威尔都绝对是里程碑式的人物。
  澳大利亚队医曾经力劝科威尔停止自己的足球生涯,但科威尔表示:“如果哪一天,我再也完成不了球队的期望,那我会选择退出的。但也只有真到了这个时候,我才会让自己停下来。”就是这样糟糕的身体状况下,科威尔依然在过去的一个赛季中,帮助土耳其加拉塔萨雷俱乐部出战了23场各项比赛,神奇般的攻入12球!拖着疾病危及生命且又伤病缠身的躯体,在仅有的半个赛季出场中,能够交上几乎2场1球的答卷,科威尔从意志力到效率都足以让很多豪门前锋感到汗颜。
  远离身处英国的妻女,独自一人从利物浦前往土耳其踢球,这一切不单是为了报答加拉塔萨雷俱乐部在明知他身患绝症的情况下,对他不离不弃的知遇之恩,也同时是为了在有限的生命里,为家人积攒下足够的积蓄。科威尔在利兹时期的前队友达科特这样评价科威尔:“他是一个天使。”
  本届世界杯赛前,科威尔向澳大利亚主教练维尔贝克主动请缨出战,他本人表示:“我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世界杯,不管是伤了、病了或是什么什么,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世界杯重要,如果不是为了世界杯我也不会出现在这了,就这么简单。”
  科威尔的父亲本是英格兰人,在科威尔20岁时才移民去了澳大利亚。前利兹前锋本有希望为英格兰队踢球,可他认为:“在澳大利亚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那个我长大的地方才是我的祖国。”科威尔正是凭借自己顽强的意志力,才获得了弥足的机会,在世界杯赛场上高唱祖国国歌——《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此时的科威尔感动了周遭很多人,他的私人医生在评价科威尔时坚定地说道:“一个胆小的人是无法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往往会蜷缩着等待死亡。大部分人遇到他这种情况都会选择放弃足球,可是科威尔没有,他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战斗到底的战士。”
  也许年少就背井离乡、只身前往英伦闯荡的科威尔,正如他的同胞,澳大利亚著名女作家科林-麦卡洛在她的小说《荆棘鸟》中描写的一样:“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寻找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From the moment it leaves the nest it searchs for a thorn tree,and does not rest until it has found one)科威尔可能再没有在世界杯赛场上飞翔的机会,但倦鸟终有归巢的一刻,对祖国的忠诚、对足球的执着和对家人的热爱,则是科威尔用一丝丝在被蚕食中的生命里努力寻找的荆棘树,他会有停下来的一刻,希望那时,他已经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