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国际足联主席
UID: 54371
精华: 0
发帖: 54295
威望: 4514966 点
球迷币: 670585 Q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2-06
最后登录: 2014-12-09
楼主  发表于: 2014-07-02 09:50

 法国23岁球星曾被祖国遗忘 背井离乡曾付出惨痛代价

在法国和尼日利亚的1/8决赛中,23岁的安托万·格里兹曼替换吉鲁上场,并在终场前直接制造了对方门将的乌龙。这场比赛之后,连这名阿森纳[微博]的高富帅都不得不带着些勉强地承认,“换上替补球员是有益的,因为他们可以好好利用之前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已经做好的铺垫。”

  少年时代被法国足球遗弃

  格里兹曼出生在勃艮第大区的马孔镇,6岁开始踢球,直到13岁之前的7年时间里,他在法国寻找俱乐部时处处碰壁,他的父亲带他走过许多地方:索肖、梅茨、里昂、欧塞尔、圣埃蒂安……而这些俱乐部给出的理由都是同一个:他的身体太瘦弱了。那个年代挑选球员的标准很单一:高大、强壮,仅此而已。13岁的时候,他在一项足球锦标赛上梦想着被自己心爱的蒙彼利埃队挑中,却阴差阳错引起了西班牙皇家社会队的注意。他们给他提供了一份两个月的试训合同,从那时至今,他便没离开过西班牙,十年的时光悄然逝去。

  如今格里兹曼已经把自己看成一个西班牙人了,对于自己的母语法语,他说已然感觉别扭。“我吃西班牙菜,我按照西班牙人的节奏生活,我的女朋友艾丽卡·肖佩雷娜是西班牙人,对于法国的一切我感觉不太习惯。”格里兹曼说,“甚至在和我的宠物狗说话的时候,我用的也是西班牙语。”他的好友德·卡塔说,“安托万经常会说,‘该死,我又忘记这个词法国人是怎么说的了。’而这时提醒他的总是他的西班牙女友艾丽卡,由此可知她的法语进步得有多么迅速。”

  在法国足坛,对于格里兹曼有一个普遍的观点,即这是一个被法国足球无情抛弃的弃儿,因此他势必对这个国家有抵触情绪。“人们在看法国队比赛前奏国歌的时候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内心充满了各种消极的情绪,认为我也许很伤感,也许很愤慨,其实都没有,我只是为自己作为一个法国人感到自豪,为自己能够身披法国队球衣感到自豪,我激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背井离乡曾付出惨痛代价

  虽然常年远离故土,但格里兹曼和他的家人关系非常亲近。只要有两天的假期,他一定会回家。他掌握着这个封闭的小镇的一切信息,“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开一家肯德基了!”一得到这个消息,他就迅速地将其传递给所有在外打拼的伙伴。他母亲说,自己的儿子样样都好,只是老是更换发型让她受不了,“而且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发型,都是那些该死的西班牙人。”这次巴西世界杯是这个年轻人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他的家人全部出动,去巴西为他助威。在这期间,他的父亲阿兰·格里兹曼讲述了儿子的成长故事。

  因为阿兰在小镇当地做足球老师,格里兹曼很早就耳濡目染爱上了足球。“安托万总是呆在球场上,他也会一个人对着墙或者车库门练球。放学后的第一时间他就会出现在我视线里,手里拿着一个足球。他有时候上学会忘了带书包,但绝不会忘记带球。”

  格里兹曼在13岁的时候就背井离乡独自赴西班牙追寻自己的足球道路,阿兰说,他从来不担心儿子的适应能力。“在足球锦标赛上,他是唯一会跑去跟其他球队的队员一起踢球的孩子,他性格开朗,会和所有人聊天,并很快就打成一片。所以他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融入西班牙的生活,我一点都不感到吃惊。”

  在法国国青队的时候,有一回格里兹曼在世青赛期间趁大家熟睡后和几名队友溜出去彻夜泡吧,几天后他们惨败给挪威,查明真相后,他受到了禁赛14个月的处罚,这给了他人生一次重击。“他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有一年多的时间不能代表法国比赛,但是对于这张罚单,他全盘接受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老格里兹曼说,“他犯了一个年轻人会犯的错误,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权利重犯。和一些劣迹斑斑的球员相比,他的公众形象还是很完美的。”

  虽然格里兹曼坚持称自己已经是一个西班牙人了,但他父亲说,儿子在心底里还是渴望回到法国,毕竟这里才是他真正的祖国。而这个愿望也许不会耽搁太久了,据悉,巴黎圣日耳曼[微博]主帅布兰科已经看中了这个年轻人,俱乐部也展开了行动。

  不过眼下,他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世界杯上。因为里贝里重伤缺席,格里兹曼由此得到了自己在球场上发光的机会。但他父亲说,自己儿子并没有因此而窃喜。“安托万不可能取代里贝里先生,毕竟他只是个23岁的孩子,他们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等到他真正到达里贝里这样的高度,对于我而言这才是真正让我感到自豪的事情。”


楼主最新帖